《银屏山之恋》04:夹道欢迎

热点专题 阅读(1159)

8472963-18c179a8bf713893.png

一周之后,在项振山同意的黄道次日,任超如预期陪同江主席。

他们受到欢迎仪式的欢迎。

从骑马到皇帝祠五英里长的山路,展出旗杆,剑和枪站立。

杏黄色的头带,在路上站着不露脸。

看到江主席和任超来到前线,向龙喊道:

“Open Mountain Door”

声音就像钟声,在山谷中回荡。

数以百计的大/刀/会员/成员穿着淡蓝色的衬衫和头巾,站在路边,用长刀和一把大刀。听到命令后,他们将刀向前抬起。双方的尖端在空中相遇,造成“蛤蜊”金属撞击。

翔龙挥了挥手:“拜托!”

姜义然微微穿好衣服,走进了胸口。任超跟进,两人在刀棚下平静下来。

在一个十字架的形状,书“银屏山/刀/俱乐部/总厅口”。向振山紫紫色的帽子,站在门前的旗杆旁边,望向马匹。三十六个教堂的头,站在祥振山的两边一塌糊涂。

香湖赶到现场,并在镇上的耳边贴了一个低声的报告。 “沿途各地都有人。江姓没带团队。”

向振山点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
在马岭下,江一然和范超走在刀棚下。

蒋怡然很高兴有机会环顾四周,喝上一句口号:“大/刀/会/真风!”

任超提醒:“这就是杀戮之战。”

“杀死凶手?谁杀人?”蒋怡然似乎有一种疑惑,“我怎么能感觉不到,看起来真好!”

两人走了很长的路,浅绿色的阵列将用尽,而前面是一队鹅黄色衣服的成员,每只手拿着一把红色的丝绸短柄刀,在路的两边。

翔龙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到球队,这是一个长长的呼喊:

“Christine欢迎”

刀的两边都被刷了起来,“锵锵”的声音在山谷中连续不断。

江和仁没有被邀请参加鹅黄。刀没有长杆,天花板急剧下降,刀片上的冷光在两者的顶部闪烁。

很长一段时间,走出鹅黄色阵列。迎面而来是一队浅灰色衣服的成员,每个人都拿着刺刀步枪,等着看。

翔龙再次出现,并向浅灰色阵列发出响亮的声音:“拿嘉宾”

成员举起枪,刺刀在空中交叉。

蒋一然不禁钦佩:“大刀被一支步枪所取代,大/刀/意志/也在与时俱进。”

任超告诉记者:“这只是在今年年初刚从撤退的四川军队购买的。”

姜义然:“嘿,大厅的负责人还是愿意花很多钱。”

任超:“实际上,山上的大家庭几乎买了枪,而我的家人已经买了20多个。父亲不在刀会,是为了守卫买的。”

姜义然:“所以,整座山上的枪都不是少数。”

任超:“总有两三千人。”

蒋怡然的精神是振动之一。

在大厅里,在氏族聚集地的盛大舞台上,向振山坐在中间,第36个分支坐在两侧。香胡的刀靠在肩膀上,站在向振山的右侧。

翔龙跑到舞台上。 “报道!新*四*军*特别调度员蒋克昌开车!”

“是的,请!”向振山举手。

向龙转向外面喊道:“有一个新的*四*军*特约记者看到”

“有一个呼吁新的* 4 *陆军*特别调度员看到”,从内到外,一个接一个地通过。翔龙走上舞台,站在香镇山的左侧。

蒋一然和任超走进了舞台的前面,一个大/刀/会员/成员伸出手来阻止任超。

即将登台的姜义然转过身来,轻轻地笑了笑,安Ren安慰道:“可能是。你应该在寺庙外休息一会儿,或者你可以去山上的任何地方。我不会这里有什么。“

任超离开祠堂,在旗杆下呆了一会儿。突然想起,Juxiang,今天这么热闹的场面,为什么没有看到这个噱头。

(待续)

96

欧格齐

5203a3bf-1c0f-41db-a6f0-31ddb4a929cb

9.5

2019.08.04 17: 34

字数1239

8472963-18c179a8bf713893.png

一周之后,在项振山同意的黄道次日,任超如预期陪同江主席。

他们受到欢迎仪式的欢迎。

从骑马到皇帝祠五英里长的山路,展出旗杆,剑和枪站立。

杏黄色的头带,在路上站着不露脸。

看到江主席和任超来到前线,向龙喊道:

“Open Mountain Door”

声音就像钟声,在山谷中回荡。

数以百计的大/刀/会员/成员穿着淡蓝色的衬衫和头巾,站在路边,用长刀和一把大刀。听到命令后,他们将刀向前抬起。双方的尖端在空中相遇,造成“蛤蜊”金属撞击。

翔龙挥了挥手:“拜托!”

姜义然微微穿好衣服,走进了胸口。任超跟进,两人在刀棚下平静下来。

在一个十字架的形状,书“银屏山/刀/俱乐部/总厅口”。向振山紫紫色的帽子,站在门前的旗杆旁边,望向马匹。三十六个教堂的头,站在祥振山的两边一塌糊涂。

香湖赶到现场,并在镇上的耳边贴了一个低声的报告。 “沿途各地都有人。江姓没带团队。”

向振山点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
在马岭下,江一然和范超走在刀棚下。

蒋怡然很高兴有机会环顾四周,喝上一句口号:“大/刀/会/真风!”

任超提醒:“这就是杀戮之战。”

“杀死凶手?谁杀人?”蒋怡然似乎有一种疑惑,“我怎么能感觉不到,看起来真好!”

两人走了很长的路,浅绿色的阵列将用尽,而前面是一队鹅黄色衣服的成员,每只手拿着一把红色的丝绸短柄刀,在路的两边。

翔龙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到球队,这是一个长长的呼喊:

“Christine欢迎”

刀的两边都被刷了起来,“锵锵”的声音在山谷中连续不断。

江和仁没有被邀请参加鹅黄。刀没有长杆,天花板急剧下降,刀片上的冷光在两者的顶部闪烁。

很长一段时间,走出鹅黄色阵列。迎面而来是一队浅灰色衣服的成员,每个人都拿着刺刀步枪,等着看。

翔龙再次出现,并向浅灰色阵列发出响亮的声音:“拿嘉宾”

成员举起枪,刺刀在空中交叉。

蒋一然不禁钦佩:“大刀被一支步枪所取代,大/刀/意志/也在与时俱进。”

任超告诉记者:“这只是在今年年初刚从撤退的四川军队购买的。”

姜义然:“嘿,大厅的负责人还是愿意花很多钱。”

任超:“实际上,山上的大家庭几乎买了枪,而我的家人已经买了20多个。父亲不在刀会,是买房守卫。”

姜义然:“所以,整座山上的枪都不是少数。”

任超:“总有两三千人。”

蒋怡然的精神是振动之一。

在大厅里,在氏族聚集地的盛大舞台上,向振山坐在中间,第36个分支坐在两侧。香胡的刀靠在肩膀上,站在向振山的右侧。

翔龙跑到舞台上。 “报道!新*四*军*特别调度员蒋克昌开车!”

“是的,请!”向振山举手。

向龙转向外面喊道:“有一个新的*四*军*特约记者看到”

“有一个呼吁新的* 4 *陆军*特别调度员看到”,从内到外,一个接一个地通过。翔龙走上舞台,站在香镇山的左侧。

蒋一然和任超走进了舞台的前面,一个大/刀/会员/成员伸出手来阻止任超。

即将登台的姜义然转过身来,轻轻地笑了笑,安Ren安慰道:“可能是。你应该在寺庙外休息一会儿,或者你可以去山上的任何地方。我不会这里有什么。“

任超离开祠堂,在旗杆下呆了一会儿。突然想起,Juxiang,今天这么热闹的场面,为什么没有看到这个噱头。

(待续)

8472963-18c179a8bf713893.png

一周之后,在项振山同意的黄道次日,任超如预期陪同江主席。

他们受到欢迎仪式的欢迎。

从骑马到皇帝祠五英里长的山路,展出旗杆,剑和枪站立。

杏黄色的头带,在路上站着不露脸。

看到江主席和任超来到前线,向龙喊道:

“Open Mountain Door”

声音就像钟声,在山谷中回荡。

数以百计的大/刀/会员/成员穿着淡蓝色的衬衫和头巾,站在路边,用长刀和一把大刀。听到命令后,他们将刀向前抬起。双方的尖端在空中相遇,造成“蛤蜊”金属撞击。

翔龙挥了挥手:“拜托!”

姜义然微微穿好衣服,走进了胸口。任超跟进,两人在刀棚下平静下来。

在一个十字架的形状,书“银屏山/刀/俱乐部/总厅口”。向振山紫紫色的帽子,站在门前的旗杆旁边,望向马匹。三十六个教堂的头,站在祥振山的两边一塌糊涂。

香湖赶到现场,并在镇上的耳边贴了一个低声的报告。 “沿途各地都有人。江姓没带团队。”

向振山点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
在马岭下,江一然和范超走在刀棚下。

蒋怡然很高兴有机会环顾四周,喝上一句口号:“大/刀/会/真风!”

任超提醒:“这就是杀戮之战。”

“杀死凶手?谁杀人?”蒋怡然似乎有一种疑惑,“我怎么能感觉不到,看起来真好!”

两人走了很长的路,浅绿色的阵列将用尽,而前面是一队鹅黄色衣服的成员,每只手拿着一把红色的丝绸短柄刀,在路的两边。

翔龙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到球队,这是一个长长的呼喊:

“Christine欢迎”

刀的两边都被刷了起来,“锵锵”的声音在山谷中连续不断。

江和仁没有被邀请参加鹅黄。刀没有长杆,天花板急剧下降,刀片上的冷光在两者的顶部闪烁。

很长一段时间,走出鹅黄色阵列。迎面而来是一队浅灰色衣服的成员,每个人都拿着刺刀步枪,等着看。

翔龙再次出现,并向浅灰色阵列发出响亮的声音:“拿嘉宾”

成员举起枪,刺刀在空中交叉。

蒋一然不禁钦佩:“大刀被一支步枪所取代,大/刀/意志/也在与时俱进。”

任超告诉记者:“这只是在今年年初刚从撤退的四川军队购买的。”

姜义然:“嘿,大厅的负责人还是愿意花很多钱。”

任超:“实际上,山上的大家庭几乎买了枪,而我的家人已经买了20多个。父亲不在刀会,是买房守卫。”

姜义然:“所以,整座山上的枪都不是少数。”

任超:“总有两三千人。”

蒋怡然的精神是振动之一。

在大厅里,在氏族聚集地的盛大舞台上,向振山坐在中间,第36个分支坐在两侧。香胡的刀靠在肩膀上,站在向振山的右侧。

翔龙跑到舞台上。 “报道!新*四*军*特别调度员蒋克昌开车!”

“是的,请!”向振山举手。

向龙转向外面喊道:“有一个新的*四*军*特约记者看到”

“有一个呼吁新的* 4 *陆军*特别调度员看到”,从内到外,一个接一个地通过。翔龙走上舞台,站在香镇山的左侧。

蒋一然和任超走进了舞台的前面,一个大/刀/会员/成员伸出手来阻止任超。

即将登台的姜义然转过身来,轻轻地笑了笑,安Ren安慰道:“可能是。你应该在寺庙外休息一会儿,或者你可以去山上的任何地方。我不会这里有什么。“

任超离开祠堂,在旗杆下呆了一会儿。突然想起,Juxiang,今天这么热闹的场面,为什么没有看到这个噱头。

(待续)